您的位置: 首页 >研究动态>图片>详细内容

1943年常德抗战逃难记

发布时间:2020-05-13 信息来源:常德会战研究会 浏览次数: 【字体:

    徐经培

    徐经培,1934年出生于沅水江畔素有湘西门户之称的常德,并在这里度过了愉快的童年时光。母亲家中是经营介昌绸庄的,父亲家在常德大河街做桐油生意的。因是长子,自幼受到严格和良好教育的熏陶,当年常德的繁华市貌市景往事深深嵌印在记忆最深处。后因日本侵华战争的爆发,迁往桃源居住,并隨父母逃难湘西,历经艰难困苦。抗战胜利后于长沙求学。湖南师院毕业后,响应号召去新疆支教20余年。改革开放后回到了桃源从事教育工作,直至94年退休。常德80多年风貌的变迁,陈年旧事依然点点滴滴流淌在我心底,如今书写自己的故事让一瞥常德往事得以展现,一直是我最大的心愿,希望借此机会和大家共勉。

93ca25a4a1274649a36dd741bee96c25.jpg

1943年冬常德城尽毁 

一九四三年秋天,日本鬼子的飞机开始轰炸常德桃源一线。深秋的一天早晨,天色微明,昏暗的晨光中,雾气朦胧。我正在睡梦中,妈妈把我从床上叫醒了,告诉我日本鬼子快打进桃源来了,我们无处躲藏要逃难了。她一边急促的讲话,一边为我穿上了一件对襟背心,给我套上了一件有口袋的秋布衫,把我抱下来床,我连脸都未来得及洗,妈妈赶紧拉开床头柜,为我身上衣服的小口袋塞了两串铜钱,一手拉着我一手牵上已穿好衣服走下床的妹妹,与爸爸共同在黑暗中走出了家门,向大码头沅水岸边奔去。混乱之中,妈妈独自一人上了一条难民船,我与爸爸妹妹踏上了另一只难民船,两条难民船上的人互不相识。两条船同时启航了,一家人分成两部分。天气很不好,开船时看不见船老板撑船的身影,只听到竹篙撑船撞击水底石头的响声,船随竹篙的奋力撑出才徐徐前进,向上游方向驶去。天大亮时,船已行驶到了郑家驿。这时,只听得远处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日本鬼子的轰炸机接着往郑家驿方向飞来了,日军飞机盘旋到我们乘坐的难民船船顶上时,开始机枪扫射,向江面行驶的船只扔炸弹。许多在沅水江面的船只未来得急停靠,在江面像没头苍蝇似胡乱转圈沉浮,惊恐万状的船员、乘客纷纷从船上跳下了水,有的人被日本鬼子飞机用机枪扫射致死,有的被从炸弹炸沉了的船只甩落水中而活活淹死。江面上活人和死尸混在一起,大人小孩哭声喊声此起彼伏。爸爸把我和妹妹紧紧的搂在一起,他怕我们受到惊吓,又怕我们被炸死,可是一条难民船怎么抵挡的了武装飞机的攻击呢。仓惶中,他在船舱里找了一床厚棉被,蒙在我们兄妹两人的头上,可棉被又怎么可能挡的住子弹啊。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日本鬼子飞机才飞走,我们三人幸免遇难。

沅水江面上游动的船员及我们乘坐的难民船和船老板才纷纷从水里爬上船。江上横七竖八的船只勉强拉上风帆继续往上游行驶。我们乘坐的这只难民船行驶了一天一夜到达一集镇清浪滩。船靠岸时,我们一家三人踉跄着爬上了条石码头。上岸后水米没有打牙,我们三人沿沅江的悬岩山地手拉手相互搀扶着、拉紧沿着山边串联的铁索链缓慢向山上爬行,艰难地走上了清浪滩的大神庙。我们父子及妹妹三人瘫坐在清浪滩大神庙跟前时,由妈妈乘坐的这只难民船船老板带路,将妈妈也领到了大神庙跟前,全家人在大神庙跟前重逢。一家人死里逃生幸运重聚,再见面时都热泪盈眶,悲喜交加。回想在水面乘船逃难被敌机轰炸的情景,真是目不忍睹,对日本鬼子敌机的轰炸恨之入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