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研究动态>图片>详细内容

我的老师王汉坤

发布时间:2020-09-10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 【字体:

钟云鹏

bf6cfdd579454b9bbd3fbb3c4776380a.jpg

2008年汉寿一中七八届毕业30周年学生为王老师鲜花

770e79ec88724532a11c5d84740e9bb4.jpg 

汉寿一中七八高19班钟云鹏与恩施合影

  我的一生中有很多老师,这些老师都是我人生的财富。但是对于我,最为重要的就是汉寿一中高19班班主任王汉坤老师,他是我终生难忘的好师长,对我的一生影响至深,每每回想起来我都非常感动。

  我的小学和初中是在十年浩劫中度过的,1976年迎来了高中生活,这年发生了很多大事,华国锋主席粉碎了四人帮,开启了建设“四化”的宏伟目标,给社会带来了新的气象。1977年小平同志复出后提出了一个非常紧急,也符合国情的决策就是恢复高考。消息传来,全校师生欢欣鼓舞。

1977年底,学校为迎接年高考,把原来的班编为理科和文科班,我被编到高19班(理科班),班主任就是王汉坤老师。我来一中一年多,没听说过这位老师,更没见过他,所以对他知之甚少。高19班教室从教学楼东边第1间转到第3间,就在搬教室的当天,丁建雄同学告知我会当副班长,我感觉不大可能啊,因为我是城关中学来的,在高21班只是小组长,怎么会当副班长?他说待会儿就要公布,班长是周洪,我是团支书。对于周洪我不太熟悉,高19班还有很多同学都认识,没有什么陌生感,感觉比较融洽 。

  王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方方的脸,讲一口地道的益阳话(实际是桃江人),当时听起来有点费力,但是让人觉得真诚、实在。他教语文,担任理科班的班主任,应该是有比较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带班能力。我姐姐是77级高15班的,我回家就问她认不认识王老师,她说认识,教她们高中的语文,说他课讲得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他。

  一般形容老师是孺子牛,我觉得这个称呼用在王老师身上最恰如其分。在我眼中他就是一头不知疲倦的孺子牛,带领高19班,度过了1978年迎接高考的每时每刻,给我们以终生教诲。

  老师冬天穿一件深蓝色棉袄,上衣口袋插一支钢笔,带一块老旧的手表,给人朴实无华的师长形象。热天的印象更是感人,手拿一把芭蕉扇,穿一条西短裤,上身穿一件白色圆领老头衫,每天在教室里都是一身汗,背后湿了一大片。晚自习他也随时过来,几乎每天都和我们在一起。最难忘的就是王老师每次晚上离开教室时的亲切而又熟悉的背影,现在有时仍然浮现在我的眼前。高19班的同学背后尊称他为王老倌,绝无任何不敬。至今我们私下仍这么叫,感觉很亲切。有个别同学看到他来了,就调皮通报一声:王老倌来焉!这声音时常在耳边回响。

  他的语文课讲得很好,我至今还记得他上岳阳楼记,讲范仲淹写岳阳楼的历史背景,用洪亮的益阳口音朗读,感染着每个同学,一点都不别扭。我如今能较为熟练地写作,与他的教学方法和耐心细致的批改作文是分不开的,我记得我和郑柯的作文都得过90分。古文的教学更是凸显老师的功底,他是旧时的高中生,78年的高考语文就有古文的内容,大部分的同学都做得不错。

  分班后,最重要的就是学习成绩,这一点毫不含糊。老师观察同学很仔细。我们班肖俊龙成绩好,学习专注,钢笔字也是写得最好的,下课也不怎么出教室,坐在那里集中精力看书学习。有一次,老师在班上讲:大家学习要像肖俊龙一样,要入迷,惹得大家都笑了。他说的这个入迷,就是一种专注。肖俊龙果然不负众望,考上了大连铁道学院。

  我们班学习成绩最好的就是何向东,数学和物理都不错,也就是现在说的学霸,他坐在第3组的最后一个。每每下课就有里里外外十来个人围在那儿看他演算题目,老师看到这个情景就说:你们这些人都是来捡死鱼的,然后大家就哄堂大笑走开了。然而他的话里很有深意,意思就是这些看热闹的想不动脑筋,在这儿看一个结果和过程,被他形容为死鱼的,非常形象。

  高19班的同学没有辜负老师的希望,高考结果很理想,有二十多人上了录取线,当年一中的应届高考录取率居常德地区第一,老师被评为全县教育系统的先进个人。由于已上录取线,等待通知,我和陈启华、彭剑波等到高27班上了几天课,班主任仍是王老师。大概认为自己高考上线了,上课发言比较积极,多少有点显摆的意思。老师发现这个情况后,就要我们先回去,没有录取再来。没几天录取通知来了,老师非常高兴。

  在高19班是我最开心的学生时代,我加入了共青团,评为了三好学生,考上了大学,最重要的是我有缘结识了我的恩师,后来再未有这种境遇。

  有一件事很遗憾,高19班没照毕业照。因为那时首先是毕业考试,之后有些同学离校,未参加高考,加上时间紧迫就没照成合影。但是老师要了每个人的一寸照片,镶嵌到镜框里,挂在客厅。八几年,我去他家,他告诉我这是高19班的全家福,一个都不少。我后来还专程拿了照相机去拍这个镜框,由于玻璃反光的缘故,所以效果不是很好。

王老师不仅在学习上是我的老师,对我的影响和帮助非常大,就是走上工作岗位后仍然很关心我。我毕业分配到汉寿县农校教书,他对我的关心无微不至,扶上马还要送一程。刚毕业时人年轻,心高气傲,与领导的关系处理不好,工作不顺心,曾遇到调离单位的困境,他听说后,亲自出马,先后两次找有关部门的领导,做协调工作,后来调到了县农业局。这件事我非常的感激,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给老师添乱了。

1981年,因父母亲都不在汉寿,我是在老师家过的年,老师待我像自家人一样,他说你就是我们家庭的一员哦,我也没见外,就大哥二哥三哥的叫,还有跃芝姐和姐夫,师母做了十几样菜,桌上都放不下。在王老师家过年很开心,一家对我非常好,尤其是师母一直亲切地叫我小钟,还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呢。

我在汉寿工作多年,每逢过年都去看望老师和师母,我们交谈很多,他也告诉我他的一些学生的近况,包括他的儿孙情况。常常也有学生来看望他,老师德高望重,桃李满天。

2008年,我们再一次相聚在汉寿一中78届毕业三十年的聚会上,老师显得那么精神矍铄,他已经退休多年,仍然住在一中校园看到学生回来,他非常高兴,和同学们在一起显得年轻多了,我和老师第一次在一起合影,我多么希望这样的时刻永存!

  在联欢晚会上,主持人王海生同学问王老师最喜欢哪位同学?老师很智慧地回答,所有的同学我都喜欢! 在我心中,老师是我一生中最可敬可亲的人。

他当了一辈子老师,为人师表, 两袖清风。三个儿子在文革中都没读多少书,在县里一般的单位工作,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只有女儿考上了学校,一家人现在生活在佛山。

老师常年带毕业班,教学任务非常繁重,师母的身体不好,后来几年我去看望他们的时候,师母的手总是颤抖,但她还认识我,还是亲切地叫我小钟,二老非常温馨地过着晚年生活。

  1997年,我调常德工作,过年回汉寿最重要的事就是去一中看望老师和师母。后来老师的身体不太好,有一次他告诉我偶尔会有轻微癫痫发作,我还是非常担心,告诉他我哥是神经外科专家,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常德看一看,他说没关系,现在吃一个老中医开的药方,效果还不错。

有一次老师病重,来到常德第一人民医院住院,当时是79届的学生胡仁德医生负责。得到消息我立马就去看望,我问胡医生老师的身体是什么状况,他说问题不大,现在住院治疗。常德高19班的同学都去医院看望了老师。他几乎能够叫出所有学生的名字,还乐观地说这个病没什么问题,都八十多了,对大家来看望感到非常开心。

2010年我在外地出差,意外得到老师过世的沉痛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我和老师情同父子,在他离开人世的时候我没能送他最后一程,这是我一生的遗憾。 

我和老师的情感历经30年之久,弥足珍贵,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我的家人每每谈论这件事都觉得很难能可贵,值得倍加珍视。我和老师结缘于高19班半年的师生情谊,常言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我得一恩师受用一生。

谨以此文表达我对老师永远的铭记与怀念,希望他的家人幸福安康!希望老师在天之灵能够感受到学生对他的思念和牵挂。

 

                                   2017中秋于度假地                       


分享到: